18997120120
  您现在的位置 :  首页 > 藏地风土人文 > 藏地人文
藏地人文
出发日期: 行程天数:天 出发地:
费用包括:
陈塘夏尔巴人的鸡爪谷酒 对于陈塘镇的夏尔巴人来说,鸡爪谷酒是蕴涵在他们体内的血液,而背进来的啤酒、白酒只是生活的点缀。鸡爪谷酒也是他们待客礼仪的所在,酒越喝越淡,情谊则越发见长。



用来吸的秘境奇酒——西藏陈塘夏尔巴人的鸡爪谷酒




陈塘夏尔巴人的鸡爪谷酒

对于陈塘镇的夏尔巴人来说,鸡爪谷酒是蕴涵在他们体内的血液,而背进来的啤酒、白酒只是生活的点缀。鸡爪谷酒也是他们待客礼仪的所在,酒越喝越淡,情谊则越发见长。

“火塘内的薪柴已经不多了,摇曳的小火给漆黑的木板房打上温暖的色调。一群人围着火塘,盛着鸡爪谷酒的木桶在人们手中传递。作为与他们素不相识,却因路过而被邀请的宾客,我听不懂他们的交谈,只能用肢体语言、笑容与表情与他们进行交流。火塘内尚未燃尽的炭火十分温暖,加了温开水的鸡爪谷酒温度恰好,人们的谈兴正浓,让旅行中的我感觉回到了家。不胜酒力,别过出门后,天上繁星点点,寒气袭来,回头看这户人家,外表沉静,可房里却正在沸腾。”

这是陈塘夏尔巴人的鸡爪谷酒,让我对陈塘留下的最初也是最深刻的印象。虽然那是2005年的情景,但至今仍记忆犹新,鸡爪谷酒的浓香与甘甜常在梦中回味。“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”,在陈塘镇那些与世隔绝而又静谧的夜晚,鸡爪谷酒永远是照亮我内心孤独的火把。



用来吸的酒


陈塘,汉语意为运输之路,因修筑萨迦南寺时,大量木材由此地提供而得名。陈塘属日喀则地区定结县管辖,位于喜马拉雅山北麓、珠穆朗玛峰东侧的原始森林地带内,与尼泊尔一衣带水,隔河相望。其内生存着一个独特的人群──夏尔巴人。他们世居深山老林,过去几乎与世隔绝,在漫长而复杂的历史过程中,终顽强地保持着自己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。

夏尔巴人,藏语意为“来自东方的人”,又能解释为“留下来的人”。也许是由于人口较少,在上个世纪中期进行民族认定的时候,他们被列为藏族的一个分支。定日县的陈塘镇、绒辖乡,聂拉木县樟木镇的立新村及雪布岗村,是中国境内夏尔巴人的主要定居点。其中以陈塘镇的夏尔巴人数量最多,约有2000多人,这里也是夏尔巴人民俗保存最好的区域,它的酒俗也是如此。

鸡爪谷酒,夏尔巴人叫它“曼加”,因以当地特产的鸡爪谷为原料酿制而得名。鸡爪谷系禾本科农作物,籽粒如白菜籽,红褐色,穗头呈爪状,喜肥耐水,生长期四个月,亩产五、六百斤,是陈塘夏尔巴人的重要粮食作物。不仅陈塘有种植鸡爪谷,喜马拉雅山脉东南麓大部分区域,如西藏山南的错那县、隆子县与林芝的朗县、米林县、墨脱县等地的门巴族、珞巴族也以它为主食。

虽然陈塘的酿酒工艺已经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但西藏各地酿制鸡爪谷酒的方法大都类似,也十分简单:先将鸡爪谷煮熟,捞出晾温后拌入酒曲,然后装入特制的泥坛发酵几天既可。


门巴族与珞巴族饮用时,是将发酵后的鸡爪谷(酒酿)装进底部有塞子的竹筒,加入凉水,稍后拔开塞子,以酒具接盛即可饮。而陈塘夏尔巴人的鸡爪谷酒是“吸”着喝的。酿好的鸡爪谷装在桶里,插上竹管吸上一口,再添加温开水,搅一搅,又是一壶酒,直至冲淡无酒味,再换鸡爪谷“原浆”。可以一人一桶自“吸”自饮,独享快活,也可以三五人一桶,团团围坐,一边聊天一边轮流“吸”酒。





“头道”鸡爪谷酒颜色略呈乳白色,口感酸酸甜甜,十分容易入口。可吸酒的竹管只有食指大小,里面管道不粗;而鸡爪谷很小,很容易堵塞通道。想如“龙吸水”般畅饮美酒,要有好的吸功,还要一定的技巧。第一次吸酒时,不得其法,吸得面红耳赤,却滴酒未进。竹管内被鸡爪谷堵满,让夏尔巴朋友费了好大的工夫,才把管内的鸡爪谷给清理出来。

如我们老家福建讲究“茶道”一般,陈塘的夏尔巴人讲究“酒道”:

首先盛酒的酒具,由海碗粗的上好硬木掏空,再在其上、中、下三部分紧箍一圈錾有花纹的铜条,加盖同样箍铜条的桶盖,是为酒桶。中端握手处包着尼泊尔打制的纯银外饰的竹管,为上等吸管。一套讲究的酒具,花费逾千元了。上酒时,在酒桶上沿用糌粑或酥油点上“三座小山”,以示对客人的尊敬。敬酒则是加温开水,看到客人吸一口后,立即在酒桶内满上开水,再示意喝酒。酒越喝越淡,情谊则越发见长。


流淌在血液中的鸡爪谷酒



在雪崩、泥石泥、塌方等地质灾害与崇山峻岭的阻隔下,始建于1964年的陈塘到定结县城的公路,在2011年之前,一直没有最终到达。“2001年,新的陈塘公路和青藏铁路一起立项开工,青藏铁路把几个世界级的难题都攻破了,直至现在陈塘公路还没修完,唉……”这是陈塘人对公路最大的感慨。不通公路,进出物资只能靠人驮肩背,物质相对匮乏,物价也高。鸡爪谷可能是最贵的经济作物,比米价贵二到三倍。但这没有阻碍陈塘夏尔巴人对鸡爪谷酒的喜好,对于他们来说,鸡爪谷酒是生命中的血液。背来的大米成了主食,种来的鸡爪谷酿成酒,这是常态。而背进来的啤酒、白酒只是生活点缀,鸡爪谷酒才是待客礼仪之所在。



陈塘镇大面积种植鸡爪谷。有资料显示:2009年,陈塘镇农作物总播种面积为2946亩,其中鸡爪谷播种面积占90%以上。在上个世纪以前,鸡爪谷是夏尔巴人的主食,加工方法是将鸡爪谷脱粒、晒干、磨成细粉,放入烧开的水中稍微煮一下,然后用搅拌器(形如船桨的木棒)反复搅拌成面团,煮熟后即可食用。但现在夏尔巴人的生活越来越好,产于内地背运进来的大米成了主食,鸡爪谷主要用于酿酒。




鸡爪谷酒在夏尔巴人的生老病死、婚姻嫁娶、生产劳作中,从每个人出生开始,一直流淌到他们的死亡,见证一生,也见证了一个民族的历史。鸡爪谷酒不仅能解忧,还有药效:夏尔巴妇女生小孩奶水不足的时候,可以喝鸡爪谷酒,可催生奶水;整天劳作,回家之后深感疲惫无力,喝一桶鸡爪谷酒,全身舒服很多;作为礼物,谁家新生了孩子,送一桶酒以示庆祝。谁家老人病死,提一桶酒以表悲痛。受人恩德,回一桶酒则以示感谢……




请洛苯法师做法事时,供奉上好的鸡爪谷鸡,更是必不可少的。陈塘夏巴人信仰藏传佛教、堪卓玛、洛苯等,尤其崇信洛苯。陈塘的洛苯为相对原始的苯教,其洛苯法师以世袭为主,约有40人。其法师在为信众祭神驱鬼、行巫做法、超度亡魂、降神占卜时,并不忌讳饮酒,甚至畅饮鸡爪谷酒与击打最主要的法器——手鼓一样重要。




经历过一次洛苯法师多吉平措在信众家做法的过程。他盘腿坐于地下,左手持鼓,右手用鼓槌击打。打击的节奏似乎有规律,先是舒缓,慢慢节奏加快,越来越快。一声声浑厚沉重的鼓声,带着张牙舞爪的野性,如狂风暴雨向四面铺开,它敲打着我耳膜,使我心跳加快,血液开始沸腾,莫名的亢奋油然而生。而多吉平措法师一边念诵经文,一边配合鼓点的节奏,盘着的双腿上下挪腾,动作的幅度越来越大,越来越快,似乎陷入某种迷幻的状态。就在我感觉快要窒息之时,鼓声戛然而止,多吉平措长长地吸了一口鸡爪谷酒后,鼓声又再次响起,如此周而复始。



三道酒定终生



在陈塘夏尔巴人的酒俗中,其婚姻嫁娶中的“三道酒”独具特色。


第一道酒:求婚酒。男方看上女方后,男方的父母提一瓶白酒到女方去提亲。酒被女方退回来,说明女方不同意。女方收下酒后与亲朋们一起把白酒饮完,说明同意婚事了。在陈塘,男女之间的婚嫁不像内地一样讲究门当户对,双方相互喜欢,又不是属于同一个部落,则婚事既可成。陈塘的夏尔巴可能是中国“尼基指数”最低的地方之一,穷困是陈塘人共同点。物质层面的相同,也是一种独特的“门当户对”。


第二道酒:回酒。女方同意婚事后,她的长辈要回一桶鸡爪谷酒给男方,这门婚事就确定下来了。在正式成亲之前,男女双方可以试着单独生活在一起,合则过,不合则分,类似于现在都市中的“试婚”。在以前,夏尔巴人还有专供“试婚”的小楼,据说在尼泊尔,夏尔巴人现在还有这种试婚楼。试婚的长短取决于双方,不过“奉子成婚”是个不成文的规则。若男方在此时反悔,小孩的所有权归女方。


第三道酒:成婚酒。成亲仪式中,除了双方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吸鸡爪谷酒对新人表达祝福之外,男女双方还要在长辈的协商下,签订有关婚姻的契约。这种契约约定了双方的生活权利与义务,甚至分手后的财产分割。


陈塘的鸡爪谷酒度数不高,当温醇的酒液,带着酸、甜、苦等滋味流入口中,慢慢在血液中扩散,仿佛有种满足的力量在体内生长。白酒太呛,啤酒太胀肚,鸡爪谷酒却正好,就像陈塘的夏尔巴人一样,淡定平和,又充满着野性的魅力。














分享按钮